《子夜》读后感5篇优秀范文

时间:2020-02-14 09:11:50

  《子夜》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茅盾于1931一1932年创作的长篇小说,原名《夕阳》是茅盾的长篇小说代表作。宁夏体彩网_[官网首页]瞿秋白曾撰文评论说:“这是中国第一部写实主义的成功的长篇小说。那么子夜读后感怎么去写呢,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子夜读后感范文5篇,希望可以分享大家进行阅读和参考。

《子夜》读后感5篇优秀范文

  《子夜》读后感范文一

  看了《子夜》,首先让我想起文学理论里的那句话,说文学作品的价值,并不是一个好看不好看的问题,更多的时候,它应当是一个社会新的观照物,反映出时代最明显的变迁。

宁夏体彩网_[官网首页]  这话用在《子夜》里是最适合可是了。宁夏体彩网_[官网首页]因为看了《子夜》后,我觉得它从情节资料上说,实在不怎样好看。大段大段的经济术语描述看得人头晕脑涨,常常让人感到看不下去。并且由于它是集中写两三个月的,所以感觉也谈不上情节的连贯性,出场的人物也比较多,杂乱,尤其是吴孙蒲周围的人。可是《子夜》所包含的文本意义,社会意义,无疑是巨大的。

  茅盾在《子夜》的序里谈到其写作背景说,“《子夜》的时代背景是一九三○年春末夏初。这短短的时间内,有几件大事值得一提。第一,国民党内部争权的斗争,又一次爆发为内战。汪精卫、冯玉祥、阎锡山为一方,蒋介石为另一方,沿津浦铁路一带作战,其规模之大,战争的激烈,创造了国民党内战的纪录。老百姓遭殃自不待言,工商业也受到阻碍。第二,欧洲经济恐慌影响到当时中国的民族工业,一些以外销为主要业务的轻工业受到严重打击,濒于破产。宁夏体彩网_[官网首页]第三,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为了挽救自我,就加强了对工人的剥削。增加工作时间,减低工资,大批开除工人,成为普遍现象,这就引起了工人的猛烈反抗,罢工浪潮一时高涨。第四,处于三座大山残酷压迫下的农民,在共产党领导下武装起义,势已燎原。”这正是《子夜》写作背景和所反映时代的最好写照。

  我觉得,当时的民族资产阶级的状态能够用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如果把民族资产阶级比作一只小鸟,它想飞向自由的天空。可是它的两只翅膀都受到阻碍的,一只是受帝国主义的压迫,比如作品中写到日本,德国等在中国倾销产品。另一只翅膀则受到本国的买办资产阶级的压迫,最典型的就是赵伯韬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打击了。所以说,小鸟的翅膀两只同时受到阻碍,那么它注定是飞不高的,更是被拖在地面难以起飞。

  主角吴孙蒲个性鲜明。用我们的老话说就是两面性了。吴孙蒲开始办实业信心十足,毫不犹豫,并且是爱国的。雄心壮志,提倡办实业,以自我为表率。“要使自我的产品进入中国的大街小巷,要把帝国主义的产品赶出中国,使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得到独立的发现”。并且,也能够看书,和吴孙蒲合作的孙吉人和王和蒲也是这样的。宁夏体彩网_[官网首页]即使他们之后被卷入公债,危机重重,吴孙蒲但还是不随便表露自我的软弱,犹豫。另外,对于资本家,他对工人的压迫,剥削也可谓是淋漓尽致,毫不含糊。所以有一次被那些工人围着车子大骂也是不奇怪的。再者,他的性格,脾气也不好,心境不好就找家人发泄,作品中往往用“咬人”来形容,并且家里人是必须服从他的命令的。总而言之,就大环境和国家来说,吴孙蒲是值得肯定的。

  另外,能够看到,当时的战争,对民族工业的发展影响很大。生产出来的产品基本都卖不出去。还有就是对公债的涨幅影响最大。战争的消息弄得吴孙蒲一喜一忧的。

  当时中国,农村革命,武装革命,中国共产谠武装的壮大,也蓬勃发展,才有开头吴老太爷不得不从乡下逃到上海的事。作品最终用不少笔墨写工厂工人罢工,工人罢工,显示出的力量是巨大的,也有了组织和领导,但能够看书显然是不成熟的。茅盾说这方面是《子夜》不足的地方,因为他对当时尤其是农村武装斗争的情景是不了解的,仅仅以一些人的口述为材料。我们从那里推断,民族资产阶级茅盾应当是十分了解的,可能身边就有这样的朋友或者别的。

  吴孙蒲和赵伯韬斗法,最终在公债上失败,工厂,甚至住宅都抵押了出去,不得不连夜逃走。其命运能够说是注定的,也确实是生不逢时。

  《子夜》读后感范文二

  三十年代初期的中国危机四伏。做为三十年代左翼文艺的巨大成就──《子夜》,让我们看到了作者茅盾所开创的新的文学范式,历史性的巨大资料,宏伟的结构,客观的叙述,以及不断创造时代典型人物的努力。

  1929年底,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波及我国上海及其沿海城市,民族工业开始凋零,过内南北军阀战争,在此期间,中国红军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思想文化战线上也开始了关于中国社会的讨论,作者茅盾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子夜》,使其作品中的故事,人物更加生动,真实。作品中的三条线索,吴荪蒲与赵伯韬的斗争、工厂的工人罢工、双桥镇的农民运动同时展开,情节交错发展,这种蛛网式的密集结构,成功的塑造了作品的核心人物──吴荪蒲。

  吴荪蒲这一人物在塑造上并不是平白直叙,而是经过其他的人物的衬托更加生动形象,如杜竹斋的优柔寡断,谨小慎微,衬托出了吴荪蒲的果断和魄力,唐云山对经营管理的无能和外行,衬托出了吴荪蒲的手腕和才干,就连他的妻子和兄弟等人的性格,也分别衬托出了吴荪蒲的冷酷和专横。这种艺术表现,收到了画龙点睛,以一当十的艺术效果,吴荪蒲的心狠手辣,为转嫁经济危机,他拼命压迫,剥削工人,就连他的妻子也说:“你这人真毒”,而他又有虚弱颓废的一面,如冷静与暴躁的性格,文中写到一些企业家在议论组织自我的金融公司时,对吴荪蒲有这样的描述:

  “吴荪蒲不先发表意见,听任唐云山在那里夸夸其谈,眼前这几位实业家的资力和才干,吴荪蒲是一目了然,单靠这几个人办不出什么大事,但对于自我,吴荪蒲从不妄自菲薄。有他自我加进去,那情形就自然不一样了,他有手段把中材调弄成上驷之才,就不明白眼前这几个人把他当首领拥戴起来,这么着在那里商量的吴荪蒲就运动起他尖利的眼光观察各人的神色……”

  顽强与脆弱的性格。当他被手无寸铁的女工包围时,文中这样写到:吓得“噗噗的心跳”,直到回到家不久,脸色还是有时铁青,有时红,有时白。对于求实与迷信的性格。吴荪蒲认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事业穷途末路时,有追求感官的刺激,如逛“秘密艳窑”,强奸老妈子,一反过去的求实精神,这正描述了他正经与荒唐的性格。他鼓励同伴反赵的决心,说道:“我们好比打仗,前后都是敌人,日本人开在上海的那些工厂是我们当前的敌人,老赵是我们背后的敌人,总得打败了身前身后的敌人,然后我们的脚跟才能站得稳”。这描述了他刚强自信的性格,他发起了为交际花徐曼丽祝寿的蒲江夜游活动,企图在追求强烈新奇刺激中排解苦闷,这正描述了他软弱空虚的性格。

  同时,作者经过作品,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重性,也在吴荪蒲身上表现得十分鲜明。他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不满,但又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工农红军和人民群众则极端的恐惧和仇恨,他不满蒋介石的苛捐杂税,军阀战争,但他有依靠国民党军警来镇压工人运动,农民运动。他不满帝国主义对中国经济的侵略,但他还是把八个工厂顶给了外国的洋行,会社,扩大了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经济势力。他敢于和买办资产阶级斗法,但为了“利”也曾和赵伯韬合作搞公债投机,他不满军阀战争影响他工厂产品的销路,但他有想利用军阀战争做公债投机市场,这种复杂的矛盾的性格,正是封建半殖民地民族资产阶级两重性的表现。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通读作品,让读者对吴荪蒲这一主人公有一全面的认识,首先吴荪蒲不是普通的民族资本家,而是上海工业界的大亨,具有雄厚的财力,经营着巨大的裕华丝厂,并在家乡双桥镇开设电厂,米厂,布店,钱庄,建立了一个有他操控的“双桥王国”。

  他有才干,曾留学欧美,懂得一套资本主义企业管理的学问和本领,并且具有冒险精神,他并非目光短浅,谨小慎微之辈,而是有着发展民族工业的雄心,他要和中国市场的外货竞争。梦想有一天,在他的控制下,高大的烟囱如林,在吐黑烟,轮船在乘风破浪,汽车在驶过原野。他的许多工厂的商品销行全国,深入穷乡僻壤,这是一副极其美妙的资本主义王国的图景。裕华丝厂,“双桥王国”还不足以施展他的宏图,可见他是雄心勃勃的,之后他和交通运输业资本家孙吉人,矿业资本家王和莆建立起了三驾马车式的资本主义托拉斯组织──兼办实业和金融的益中信托公司。

  作者由此为吴荪蒲设置了一个更为广阔的活动天地,也由此,吴荪蒲和其他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以及工人的尖锐矛盾和复杂的关系中,他的雄心,以及他所期望中的资本主义工业王国,随着情节的发展,也变成了一中传说,一种记忆。留给读者的是他发展民族工业的雄心气魄,还是在此过程中付出的奋斗,挣扎以至破产的命运?我想两者皆有,从发展工业到失败破产,他的身上都贯穿着一种悲壮性,而这种悲壮性反映在作品中,有给读者回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帝国主义统治下,中国民族工业永远得不到发展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永远走不上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同时,也揭示了其作品更深的主题:中国并没有走向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在帝国主义压迫下,是更加殖民地化了。而这一切,与作者社会科学家的气质和写作的理性分析分不开的。

  总之,《子夜》是30年代初期中国社会的一副巨大的画卷,其气魄之大,人物之多,线索之繁,尤其是对吴荪蒲这位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典型人物的塑造,真是让人叹服。

  《子夜》读后感范文三

  不知何时始读茅盾的《子夜》,总之今日早上读完,胡乱在微信读书里面写了几句,也就是了。

  茅盾在谈其写作动机时,讲道:“1928年我到日本走了一趟约二年后,1930年春又回到上海。这个时候正是汪精卫在北平筹备召开扩大会议,南北大战方酣的时候同时也是上海等各大都市的工人运动高涨的时候。”在他休养身体之际,洞悉了上海的背景以及交织其中的社会关系。反映在作品中的就是其民族资本家的各种关系,各大企业盘旋于吴、赵二巨头手下,见风使舵,经济局势风云诡谲,随着二巨头的势力起伏而生起的大堆事件,也与当时的社会相关联;偶有穿插家庭琐事情节,也是为社会背景服务的。

  同样作为“民族资本家”,吴荪甫与赵伯韬相比,更具“正义性”,联系我们学过的知识来看:民国时期的民族资产阶级具有妥协性和软弱性。但通常忽视了其具有的革命性。如果说赵伯韬是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表、帝国主义的掮客,具有软弱性和妥协性的话,那么吴荪甫就是革命的那批民族资产阶级,他独立而又倔强,且个人魅力十足。经过阅读作品,我们能够发现,吴荪甫在他的家庭中的地位与封建家长“有过之而无不足”的,即便是应对他的父亲——吴老太爷,他也只是颇尽孝心,但其实他并不喜欢老爷子,在其死后更是一头扎进他的“实业”热潮之中。反观赵伯韬,虽也极具商业头脑,到底是靠日本人起来的,与吴荪甫相差万分,这样的人恐怕连民族资本家也算不上的了罢!

  谈起商业,其实很多人自然也不甚懂,文学专业的人大概更不能够懂得了,算起来,我也是懵懵懂懂。那里也不涉及商业,说到底,所有的情节都与时代背景以及人性有关。吴荪甫倘在今时,恐怕是一个十足能干的企业家了罢!他热心为厂,一门心思“实业救国”,顺便赚取利益(这才是商人的本性),与赵伯韬的“纯欲望”之流以及杜竹斋的见风使舵之辈自然不一样。他不近女色,不似强东之流,自然对他的事业发展是有好处的,但也因为这样,他忽略了对家庭关系的照顾,这也是为何姐夫杜竹斋到头来还要背叛自我去迎合赵伯韬的胜利的原因。他只以铁腕之力总管家庭与事业,看似强悍实则缺乏变通,老子讲“柔弱为本”,在吴荪甫那里是没有的,所以他的破产既是时代所为,也是个人性格所为。倒也不全怪他,假如他似赵伯韬之流依附帝国主义,那么他也不是我们去杯具的主人公了。

  引人注意的我认为要数其中的女性形象为最。同辈分的比较来看,林佩珊和四小姐惠芳鲜明对照,一个任意外向,一个极端内敛,一个毫无主见,一个偏爱禁闭。这才是作者意欲表现的特殊时代之矛盾:封建与开放共存的社会背景下,自然就进化出不一样的女性性格。上海与乡下,不仅仅是地方的差异,更是思想的对立。林佩珊穿衣时尚、性格外向随和,敢爱敢恨,与范博文相处遭反对后又和杜新箨“相恋”,虽然常说不懂情爱,但却尽情体验,因为不想和姐姐一样“选择不爱的人结婚,或是结婚后发现不爱”(作品中她是不懂感情,很奇怪,不像新女性,大概还在发展阶段吧!);惠芳穿衣习惯承袭封建女性、性格自闭,与男子几乎没有任何交流,见到最多的就是范博文,一下子触动心性却又不知如何表达,上海待了两个月仍然难以适应,拾起老太爷的《太上感应篇》后更加不能从自我中走脱出来,最终经张素素点拨,最终才承认“性”的萌发。这一比较的女性形象就表现了那个时代思想的状况,当然此刻也同样存在:理解开放与回归禁闭,这就是心底的两个“自我”,书中的主人公何尝不是游离于这两个端口,徐曼丽开放之语云云,殊不知她也只是在其中一端而已,被人包养的姘头罢了!这与古时候的妓女还有所不一样,至少她是自由的。

  《子夜》是没有批判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仅有呈现与揭露。赵伯韬坏,吴荪甫就不坏吗?范博文花,杜新箨就不花吗?连只在乎“政权”的屠维岳都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呢?——“女工们也是活的人,她们有思想、有感情,尤其糟的是她们还有比较复杂的思想、烈火一般的感情。”林佩瑶身为吴三太太,心里想的却是别人,这在一夫一妻制看来,也是“花”的吧!但她没有不守妇道,只把情愫藏在心底。她的妹妹林佩珊在婚姻之前做多重选择,这对捍卫个人自由和幸福来说,无话可说,但即便在今日,假如一个男人,他的结婚对象以往有过好几段感情经历,这大概也是不能被他轻易理解的吧!很多人反而喜欢惠芳那样禁闭的人。

  所以,“开放与封建,自由与禁闭”是一向存在的,《子夜》中虽呈现了当时的对立与矛盾,但其实更昭示着长久的矛盾与对立。这样看来,主旨倒与萨特的《禁闭》异曲同工了!

  《子夜》读后感范文四

  《子夜》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茅盾于1931一1932年创作的长篇小说,原名《夕阳》是茅盾的长篇小说代表作。瞿秋白曾撰文评论说:“这是中国第一部写实主义的成功的长篇小说。”“一九三三年在将来的文学史上,没有疑问的要记录《子夜》的出版。”《〈子夜〉和国货年》历史的发展证实了瞿秋白的预言。半个多世纪以来,《子夜》不仅仅在中国拥有广泛的读者,且被译成英、德、俄、日等十几种文字,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日本著名文学研究家筱田一士在推荐十部二十世纪世界文学巨著时,便选择了《子夜》,认为这是一部能够与《追忆似水年华》普鲁斯特、《百年孤独》加西亚·马尔克斯媲美的杰作。

  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尽管民生凋敝、战乱不止,在都市化的上海却是另一番景象。那里,有纸醉金迷的生活,有明争暗斗的算计,有趋炎附势的各色人物。

  开丝厂的吴荪甫带乡下的父亲吴老太爷避战乱来到上海,扑朔迷离的都市景观使这个足不出户的老朽——吴老太爷深受刺激而猝死。吴府办丧事,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都来吊唁。他们聚集在客厅,打听战况、谈生意、搞社交。善于投机的买办资本家赵伯韬找到吴荪甫和他的姐夫杜竹斋,拉拢他们联合资金结成公债大户“多头”,想要在股票交易中贱买贵卖,从中牟取暴利。杜竹斋心下犹疑,赵伯韬遂向他透露了用金钱操纵战局的计划。吴、杜决定跟着赵伯韬干一次。这次合作,小有波澜而最终告捷。因为金融公债上混乱、投机的情形妨碍了工业的发展,实业界同人孙吉人、王和甫推举吴荪甫联合各方面有实力的人,办一个银行,做自我的金融流通机关,并且期望将来能用大部分的资本来经营交通、矿山等几项企业。这正合吴荪甫的心意。他的野心很大,又富于冒险精神。他喜欢和同他一样有远见的人共事,而对那些半死不活的资本家却毫无怜悯地施以手段。很快地,益中信托公司就成立起来了。

  这时,吴荪甫的家乡双桥镇发生变故,农民起来反抗,使他在乡下的一些产业蒙受损失。工厂里的工潮此起彼伏,也使他坐立不安。为对付工人罢工,吴荪甫起用了一个有胆量、有心计的青年职员屠维岳。他先是暗中收买领头的女工姚金凤,瓦解了工潮的组织;当事发之后,姚金凤被工人看作资本家的走狗,而工潮复起的时候,他使吴荪甫假令开除姚而提升那个把事情捅出去的女工。这样一来,姚的威信恢复,工人反而不肯理解对她的处置。之后,作为让步,吴收回成命,不开除姚,并安抚女工给予放假一天。吴荪甫依计而行,果然平息了罢工。

  交易所的斗争也日渐激烈。原先吴荪甫与赵伯韬的联合转为对垒和厮拼的局面。益中信托公司,作为与赵相抗衡的力量,构成以赵伯韬为“多头”和益中公司为“空头”之间的角斗。赵伯韬盯上吴荪甫这块肥肉,想乘吴资金短缺之时吞掉他的产业。几个回合较量下来,益中亏损八万元栽了跟头而停下来。此时吴荪甫的资金日益吃紧,他开始盘剥工人的劳动和克扣工钱。新一轮的罢工到来,受到牵制的屠维岳分化瓦解工人组织的伎俩被识破,吴荪甫陷入内外交迫的困境。

  赵伯韬欲向吴荪甫的银行投资控股。吴决心拼一把,他甚至把自我的丝厂和公馆都抵押出去作公债,以背水一战。他最终明白在中国发展民族工业是何等困难。个人利害的顾虑,使他身不由己地卷入到了买空卖空的投机市场来。

  公债的情势危急,赵伯韬操纵交易所的管理机构为难卖空方吴荪甫。几近绝望的吴荪甫把仅存的期望放在杜竹斋身上。千钧一发之际,杜倒戈转向赵一边。吴荪甫彻底破产了。

  在这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中,作者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真人物”,极力突出当时的尖锐矛盾与种种利益纠纷,详实的情节描述无不时刻调动着读者的心绪,这也体现了作者对社会的社科认识,仅有对社会有所观察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大众的疾苦。在这一情节过程中,人物动作、神态、语言描述以及细节描述,给人以强烈真实的画面感,各种矛盾几乎破纸而出,足见作者描述手法的功底。

  茅盾(1896年7月4日—1981年3月27日),原名沈德鸿,笔名茅盾、郎损、玄珠、方璧、止敬、蒲牢、微明、沈仲方、沈明甫等,字雁冰,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人。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化活动家以及社会活动家。

  茅盾出生在一个思想观念颇为新颖的家庭里,从小理解新式的教育。后考入北京大学预科,毕业后入商务印书馆工作,从此走上了改革中国文艺的道路,他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中国革命文艺的奠基人之一。

  他的代表作有小说《子夜》、《春蚕》和文学评论《夜读偶记》。

  1981年3月14日,茅盾自知病将不起,将稿费25万元人民币捐出设立茅盾文学奖,以鼓励当代优秀长篇小说的创作。

  在叙事方面,茅盾追求宏大而严谨的布局,他在小说中喜欢采用能够体现时代性的网状型结构形式。如作品《子夜》茅盾根据主题的需要,根据中心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来安排各种人物事件,矛盾冲突和环境场面,作品一开始就在吴老太爷的吊唁仪式上将所有重要人物推上前台,组成复杂的人物网络,以及在设下情节因果关系的伏笔,从而经纬交汇地建成《子夜》式的也是茅盾式的庞大的“网状结构”。与其他现实主义大师一样,茅盾也是一个擅长于心理描述的语言大师。

  《子夜》读后感范文五

  初读《子夜》,总觉茫茫然不知其所云,直到读了第二遍,才稍稍有些眉目。一方面是其中用了很多的专用名词,显得对一般读者不太友好;另一方面也因为作者的身体原因,写作意图未能完全实现,作者在“新”的后记里笑称是“半肢瘫痪”。读完全书,令人不禁感慨矛盾先生深厚的文学底蕴。书中主人公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当一再遇到挫折想要放弃时,他对自我说:“不!我还是要干下去的!中国民族工业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项了!丝业关系中国民族的前提犹大!——只要国家像个国家,政府像个政府,中国工业必须有期望的!”这种不妥协不放弃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同书中的主人公相比,我们所处的时代简直犹如天堂一般。

  国家建设如火如荼,行业发展稳中有进,给我们的成长成才供给了充足的空间和土壤。在成长和奋斗过程中,遇到重重困难、种种压力,本是人之常情,就算真的“子夜”来临,也要相信总有夜尽天明的时候,把自我的梦想同中国梦、行业发展目标结合起来,正确对待一时的成败得失,处优不养尊,受挫不志短,用心血和生命谱写自我精彩的人生,方能不错失这大好新时代,不辜负这一身好皮囊。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